首页

搜索繁体

第404章 陈隽,我们放过彼此吧!

    陈隽现在还真的就一点也不清楚,他觉得自己很冤。

    “小美,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得知这件事,我发誓我不会说的!”

    这话听在顾灵美耳中真的一点可信度都没有,“陈隽,这些都不重要了。”

    以前在池河的时候,她还那么小,不还是有人恶意攻击她吗?

    看得见听得着的有李婶子,那她没看见,没听见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很多时候人们在听到一件事时,并不想知道真相是什么,好事者只会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去编排,去添油加醋。

    就像她这件事,明明是李军恶意蹲守意欲侵犯她,在别人口中就是她小小年纪不学好,和社会青年勾搭有染。

    明明她并没有被强jiān,却被传成已经让对方得手了。

    甚至明明是暑假期间不用上课,还会被他们传出假期去打胎。

    她早就看见了这些人性的黑暗,以至于现在被苏晓这么说,她也并没有多难受。

    真正让她难过的是这话是从陈隽嘴里传出去的。

    顾灵美相信他爱自己,相信他愿意陪自己走出黑暗。

    可她同样明白,陈隽和自己一样,没有过去心里的那道坎。

    或者说,他的那道坎比自己的还要高。

    只是他一直在压抑自己,自我催眠,他既然爱了,就要爱到底。

    顾灵美觉得真的没必要,好聚好散不是什么食言的事。

    相反和平的分手,各自奔赴未来,其实也挺好的。

    此刻,陈隽听她说不重要了,心就慌的不行。

    他很想去拉顾灵美的手,却也知道她心里的抗拒,只能强忍着不去碰她。

    “小美,你别这么说好吗?我们不该是这样的……”

    顾灵美不想听他说这些。

    “那该是什么样?你压抑着性欲不敢碰我,而我则是强迫自己去接受你,然后我们弄的彼此难堪,一无所获。”

    “接着你带我去见心理医生,任由他逼着我将当年的事复盘一遍又一遍,然后他来做所谓针对性的治疗?”

    顾灵美一口气说了这些,感觉都要窒息了。

    她一直努力是忘掉那些,可陈隽带他找心理医生却让她不断的回忆那件让她无比恶心的事。

    她没办法接受这样的“治疗”,得来的却是他失望的眼神。

    他觉得她没有配合,没有为彼此的未来着想。

    天知道,她并不是这样想的,她并没有想着要他和她谈一辈子柏拉图式恋爱。

    她有努力的!

    她不是否认所有心理医生的能力,她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心理医生并不适合她。

    她只是想换一个。

    可在他眼中还是不配合,即便他没有说出来,顾灵美却可以感受得到。

    因为知道他是爱自己的,是想自己好起来的,所以她先低头服软了。

    也许是感觉到顾灵美的痛苦,陈隽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提带她去治疗的事。

    两人的感情似乎又回到了之前。

    而这段时间,顾灵美也真的开始有了改变,她开始去尝试牵陈隽的手了。

    有时候,还会主动挽住陈隽的胳膊,和他一块逛街。

    如此种种都带给陈隽莫大的惊喜,他已经对两人的未来充满了无数畅想。

    终于在有次两人看完电影出来,走在公园里时,他鼓起勇气将顾灵美轻轻揽进了怀里。

    只是静静的抱着,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他知道顾灵美需要时间,他愿意静静等,慢慢来,直到她从心到身完完全全的接受他。

    可有时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在他们都大学毕业后,他选择将公司业务扩大,努力多赚钱。

    顾灵美则是选择的继续研读,两人都在为自己的选择而加油。

    陈隽的公司规模不大,想要得到合作,必要的应酬是推不掉的。

    有一次,他喝多了,但也谈下了单子。

    这一单只要做好了,他的收益就可以在京城付一套房子的首付钱。

    因为高兴,他离开酒桌没有回到租住的房子,而是去找了还在住宿舍的顾灵美。

    他想把这件事和她分享。

    顾灵美听了当然高兴,开心之下,两人也拥抱在一起。

    不知是情到浓处,还是酒精的作用,又或者两者都有。

    陈隽松开怀里的顾灵美,转而捧着她的脸缓缓的低下头。

    正当他快要吻上那两片心心念念的唇时,他却被顾灵美猛的推开了。

    下一秒便弯下腰,呕吐起来。

    吐完后,顾灵美看向旁边眸中带伤的陈隽,心里内疚的不行。

    “对不起,陈隽,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是嫌弃你,不是讨厌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