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60章 整理藏经阁

    这个奖励算不上多,但对于一个小宗门来说,已经是非常大的手笔了。这不是一次性的奖励,是以后其他人如果有什么好的主意和贡献,都会参考这个数字。这么算下来,对于玉钱宗来说,这也是个不小的支出。不过,好在玉钱宗内的藏经阁,任务大厅,徐氏店铺等等,这些里面有很多他们很需要的资源,所以这些支出很多时候也不是彻底失去,只需要几个月时间,他们就会陆续把这些奖金在徐氏或者任务大厅消耗掉,变成修炼的资源,最后变成修为。

    如今,这个良性循环已经滚动起来,玉钱宗的人天赋上比不了大宗门,在小宗门中也算是普通,但偏偏资源会多一些,因此修炼速度也就慢慢起来了。而又因为这些钱其实某种程度上算是辛苦钱,徐氏的东西就算是精品,也是相对于普通人,和那些能占据灵石矿的宗门完全不能比。所以,这种辛苦钱在大宗门眼里根本不够看,小宗门有些眼馋,但也没办法。而且,他们可能还嫌麻烦,还不如去海边弄点海兽,或者到其他地方弄点异兽过来,扔到玉钱宗的任务大厅就能挣来钱,何必费这个力气,搞这一堆产业。

    他们当然不知道,玉钱宗的实际收益有多少,只是觉得一个任务大厅里任务本来就没多少钱,玉钱宗本身的抽成也低,还要养一堆的接待和伙计,还要让手下去轮流值班安保,根本就是个鸡肋。如果真把徐言的收益公布出来,大宗门或许还会惊讶一下,但也仅此而已,只是想不到这个数字,但小宗门就真的要眼红了。徐言手下的产业看起来每一个都利润不大,但架不住任务大厅昼夜不停,徐氏的精品利润也大,品类也多。单件在修者眼里看不上,可一个月出货量可是非常大,表面是细水长流实际上这细水有很多条,还流个不停,最后一算总账,才发现居然有这么大的收益。

    ……

    藏经阁中,徐言缓缓步行,一边走,一边查看这些书籍分类。他来这里,当然不是为了找某一本经书秘籍,这里面大部分是他放进去的,少部分才是其他人,各种品类都有,甚至有些杂乱不知道如何分类的。这里面当然有些是无用的,可这个无用该如何判定,确实不好说,有时候徐言觉得没什么用,但偏偏有弟子需要。所以,这些东西便堆积了很多。这一次,徐言就有两个目的。第一,就是清理一下书籍,虽然不可避免会处理掉一些不该处理的书籍,但徐言会尽可能只清理那些外面容易再买到的,或者清理那些基本上对于修炼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第二,就是对这些书籍重新分类,整理,有一个整体的感觉,这样,就可以知道玉钱宗现在哪方面需要补充一下。

    一旁是正在专心看书的陈兰,又是几年过去,陈兰渐渐长高,十三岁的年纪,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清秀婉约,真如兰花般秀美。当然,这是她的静态美而已,在外人面前,她已经是一个懂事的大姑娘,也懂得男女有别,做事会注意分寸。平日里,她也不再粘着徐言,总是跟着他。如今,她更多地是喜欢跟在白玉梅旁边,和她一起做事。

    只不过,只有徐言知道,这不过是她懂得“隐藏”了,没有外人的时候,她有时候会更加喜欢缠着徐言和她玩,或者一起研究异兽,海兽或者其他的事情,虽然有大姑娘的样子,但毕竟年龄不大,依然贪玩。徐言知道她年龄渐渐长大,已经是大姑娘了,自然是要开始避嫌,可陈兰不管这些,弄得徐言也是烦恼不已。虽然弓万华也在研究海兽和异兽,但两人似乎不太对付,互相也不怎么说话交流,只会在必要的时候才说两句,然后尽快结束。万幸的是,她们两个和徐言的关系还不错,徐言也不勉强她们去做朋友,只是和她们一起研究,然后如果有了什么新的成果,也会让她们记录下来,放在藏经阁中。只是,这些内容暂时就是宗门的机密,不允许其他人查看,只有她们本人可以查看自己的。至于她们研究成功之后,奖励自然也不少。两人虽然不甚在意这个奖励,但徐言却不会因此就让她们白白辛苦。

    徐言一边走,一边思考,一边整理着。忽然,他感觉到一双柔软的胳膊抱住了他的左臂,一阵淡淡的清香袭来,“哥哥,你在研究什么呢?”

    徐言动了两下胳膊,没成功,胳膊没拔出来,无奈地说,“兰兰,你先松开。”

    陈兰却仗着这里是藏经阁,这会儿没有人过来,抱得更紧了,“不要,你都抱着白姐姐睡觉,凭什么我抱一下胳膊都不行。”

    这种话已经解释了好多次了,陈兰每一次都会用这个作为问题,而徐言已经麻木了,又不好说太重,只能心里安慰自己,她毕竟还年龄小。无奈接受了身上的“挂件”,徐言说道,“我要整理一下玉钱宗现在什么书籍多,什么书籍少,看看哪种是咱们需要的,却又不没有的。”

    说起来这个,陈兰忽然也变得认真了,主动松开了徐言的胳膊,走到一列书架前说道,“哥哥,这个我知道。咱们这儿异兽和海兽的书不多,但是好像不需要,最好的水平就在咱们这儿。另外,丹药方面的比较少,阵法方面比较多。可惜,这两方面都缺人。这么说来,好像也没那么着急了。另外,功法秘籍之类的,更是如此,哪儿都不嫌多,有了肯定更好,多多益善。”

    阵法和丹药方面确实是个事情,虽然护山大阵已经覆盖了最重要几个建筑,并且还在慢慢不断扩充,但整个玉钱宗,关于阵法方面的人才还真是不多,就这还是徐言费劲研究了很久才终于一点点完善起来的。丹药方面也是,慕容璋改换到数算院之后,丹药也是缺少了核心的人才,虽然还有几个人能够炼制丹药,但也仅此而已了,品质一般,也没有什么研发能力。徐言都想把慕容璋给请回来,继续研究丹药。但是想想,他其实更擅长,也更爱那个新的灵石计算机,在数算院才能发挥他的才能。强行把他弄回来,他也不一定做的有多好。说到底,慕容璋在丹药方面确实算不上突出,虽然在天星宫待过,可是外门而已,真的要有研究丹药的本事,也不会在外门屈才了。更何况,他也没待太久,很快就转到玉钱宗了。这件事,甚至没有在天星宫有任何一点水花,可见他当时在天星宫的处境。对于不够钟爱丹药的人,炼制还行,研究的话,哪里会有研发能力和兴趣,最多是熟能生巧,把会的某种丹药炼制得越来越好。

    陈兰又说,“对了,哥哥,海兽这边,是咱们的弱项了。可以想办法收集一些其他家族的记载,他们反正也研究不明白,而且时隔多少万年了,他们那些资料除了给咱们,自己留着也作用不大。可以试一试啊,万一能行呢。”

    徐言点点头,“你说的倒是有道理,正好,我们可以在任务大厅发任务,能收到最好,收不到也无所谓。”

    海兽研究的知识确实比较少,但现在海兽潮让大家更看不清楚了,原来一次就一两个月,现在可好,这都好几年了。像陈兰这样的年纪小点的,甚至都觉得海兽潮仿佛就是世界天然的一部分,海边就是很危险,但有很多机遇。而徐言现在也是有些迷茫了,根据过去的经验,这海兽潮随时都会爆发到最强,然后消失。可现在的情形,哪儿有停止的迹象?

    越来越多的人重新拿出来几万年前的研究资料,但这样的家族也注定不会太多,沿海城市才会考虑海兽潮带来的东西,间隔时间又太长,研究出来还没有什么成果呢,就已经结束了。所以,现有的资料都是偶然间发现,顺便记下来的,真正深入研究的没有。或许曾经有,但海兽潮只有一个月,结束之后,便无从研究,即便他本人特别感兴趣,但下一次海兽潮又得时隔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年,根本没有机会继续。

    徐言自然知道这种情况,所以对这件事不抱太大希望,只是像是捡漏一样,能不能捡到便宜。如果对方要价高,徐言果断就会拒绝。海兽潮不知道什么时候停,而且几万年前的资料,当时也基本不可能有什么深入研究,自己买来只能用来参考,要高价的贪婪之辈根本不用跟他们继续说了,直接放弃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