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四百九十一章 扒下絮王的外挂马甲

    絮王虽然被冀鋆打了两巴掌,不过,他尽管恼怒,却很快放下此事。

    打吧,打吧!

    只是比蚊子叮咬强那么一点。

    气愤之下再出力气,只能令体内的蛊也会动荡不安。

    圆先大师说过,用蛊的过程中,人与蛊彼此之间心念相同,如果一旦气愤,恼怒,慌乱,恐惧,就会自乱阵脚。

    他一个活了两世,立志造反夺天下的人,自然不会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计较。

    冀鋆体内的蛊,是一个亟需解决的强敌,絮王,分得清主次。

    如果能够将冀鋆体内的蛊收服,打他百八十个巴掌他也甘之如饴!

    絮王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旋即,将目光落在冀忞身上!

    冀忞神情凝重,秀眉微蹙,她竭力从脑海中寻找有关面前这个人的记忆。

    冀忞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可是,为什么这个人却给她一种并不陌生的感觉?

    眼前的这个人,絮王也好,教主也好,就好像一直如同一个影子,或者如一阵风一般,环绕在自己的身边,离自己不远不近。

    回头时,看不到。

    但转身后,那股熟悉的,令人不安的气息却又无处不在。

    冀忞明眸似水,冷冽的目光迎上絮王,不闪不避。

    “你,终于现身了。”

    絮王听到冀忞这般说,略感意外,在他的印象里,冀忞内敛,沉静,还略带一丝的羞涩,

    后来,在淮安候府被苏瑾,美琳等人欺辱后,变得十分沉默。

    而到了福远宫之后,在焦贤妃和关静秋等人花样百出的磋磨下,又多了惶惑和胆怯。

    如果不是璐太妃横插一脚,将冀忞接到她的春晖宫。

    冀忞说不定会崩溃,说不定就会想起秘密。

    絮王后来曾经一度十分痛恨焦贤妃,他真是不明白焦贤妃的脑子里究竟装了什么。

    冀忞不过是她手下的一个低位份的小嫔妃,有的是方法作践她,为何一定要给冀忞安上一个“压胜”的罪名?

    因此,后来,絮王发现焦贤妃身边的宏公公悄悄给焦贤妃放血,拿着焦贤妃的血去宫外卖给一些药材铺子,制成“养颜丸”,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来絮王觉得,焦贤妃这种人,得让她为自己的愚蠢吃点苦头。

    其次,絮王想看看焦贤妃究竟会蠢到什么地步,会什么时候发现宏公公的勾当。

    于是,带着看戏的心思,絮王为宏公公大开方便之门。

    宏公公取了焦贤妃的血之后,必须尽快送出宫去。

    可是,宏公公虽然在焦贤妃的福远宫说一不二,但是,宏公公在整个后宫,就不那么吃得开。

    频繁出宫,作为宏公公这么一个权势不是特别大的太监而言,还是有难度的。

    万一,赶上宫门的守卫比较较真,稍微认真搜查一下宏公公的身,宏公公再拿焦贤妃的血出宫就没有那么大的便利了。

    于是,絮王就悄悄出手帮了宏公公。

    令絮王没有想到的是,一连十余次,焦贤妃都没有发现宏公公的行径,相反,还是,对宏公公信任有加。

    絮王都头疼了!

    看戏,看戏,看的是情节跌宕起伏,总是一成不变有啥意思?

    絮王看戏上瘾,于是,安排候南悄悄提醒焦贤妃,

    “娘娘,您最近气色不怎么好,总是乏力,胸闷,可是要找太医瞧瞧?”

    虽然候南和宏公公是“对食”,不过,宏公公在教主那里,啥也不是。

    只要教主一句话,候南能立刻要了宏公公的命!

    候南想的是,焦贤妃一旦找太医看诊,自然就会发现有失血过多的情况。

    宏公公很聪明,他基本都是赶在焦贤妃“月事”的前后取血,因此,焦贤妃即使出现“头晕,乏力”这些“贫血”的表现,也只以为是月事的原因,不过多想。

    而太医看诊之后,定然会为焦贤妃出具补血调理的方子。

    而宫外那些铺子需要的是,不喝药的血,如此,宏公公就会停止一段时间。

    焦贤妃如果聪明的话,也会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产生怀疑。

    可是,焦贤妃却不以为然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