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一千七百二七章 利益之争

    第4585章利益之争

    “洛阳城内里坊俨然,洛水横贯而过将城区一分为二,洛北二十九坊、洛南七十四坊。尚善坊位于定鼎门大街东数第六坊,紧挨洛水大堤,与紫微宫隔天津桥相望……洛水冬日不冻、水流舒缓,末将麾下舟船可以由洛水之上的水门驶入城内,巡弋于河道之上,不仅确保尚善坊北侧之安全,亦能随时登岸增援尚善坊。”

    习君买对于洛阳城的格局如数家珍,侃侃而谈:“末将也可以率军驻扎于尚善坊北侧坊门,进可以确保殿下之周全,退亦可以护卫殿下撤至洛水之上,或向西退出洛水走商於古道回长安,或向东进入运河顺流直下奔赴江南……在陆地上末将不敢夸口,但只需到了水上,天下无人可以威胁殿下之安全,纵有十倍之敌,亦可破之。”

    显然,自接到房俊命其辅助李泰之命令,习君买便率领麾下精锐屯驻于孟津渡,同时对洛阳城的地势做出详细了解,制定了最为稳妥的防御策略,进可攻、退可守,配合水师的精锐兵卒、先进兵船、强悍火器,万无一失。

    李泰不知兵事,但兵书略看过几本,且聪慧敏锐,听着习君买之言辞,脑海之中浮现洛阳城的舆图、地势,综合起来觉得已经算是很完美的策略。

    自己剩下的这些禁卫护卫身边,水师负责外围,一内一外构筑两条防线,还有随时可以由陆地撤退至水面的预案,此等严密防守之下如果还是出了岔子,那大抵是他李泰该死,谁也怨不得了……

    当即颔首道:“就按照你说的来,马上调集兵卒战船汇集至此,稍后随我一同入城。”

    “喏!”

    习君买起身走出帐篷,对随行而来的校尉吩咐几句,掏出兵符交给他,看着他迅速策骑远去传达命令。

    *****

    裴怀节策马回城,先安排了人手前往尚善坊收拾一处前隋废弃的衙署官廨,然后返回位于东城的河南府衙门,在门前翻身下马,进入大门。

    官廨之内,一个三十余岁身着绯色官袍的男子迎上来,先奉茶,而后坐在裴怀节一侧,笑问道:“魏王殿下不肯入城?”

    裴怀节喝了口茶水,哼了一声,面色不豫:“正如所料,他怎么敢进来?”

    男子叹息一声,一脸无奈:“希望魏王殿下能够明白咱们一番苦心,而不是试图引诱他入住紫微宫让他遭受御史弹劾、陛下猜忌,否则,咱们就得过一过苦日子了。”

    谁会愚蠢到让李泰直接入住紫微宫,犯下人臣大忌?

    既然那么做了,肯定是另有深意,就是不知李泰能否领会得到……

    裴怀节放下茶杯,吐出一口气,面带愁色,缓缓道:“陛下打压门阀之心昭然若揭,然而天下依旧是门阀之天下,这个靠着门阀在乱世之中建国立邦的帝国,又岂能真正摆脱门阀?陛下只看得到‘门阀盛则帝国乱’,故而一意剪除门阀,却看不到‘门阀亡则帝国亡’的危机,目光短浅只知攥紧皇权,却不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可悲、可叹。”…。。

    这就是当下主流的两种理念冲突,一者认为门阀乃是立国、治世只根基,门阀亡则国之不存;一者认为门阀虽建国之本,却也是祸国之源,不能打压、剪除门阀对于朝政的影响,帝国终有一日也要走上前隋之旧路,覆灭之日不远……

    而这两种理念谁都有一定道理、谁都对,谁也不能说服谁,逐渐发展下来,自然就演化成为利益之争。

    皇帝的利益在于皇权集中,不愿沦为门阀之傀儡;门阀的利益在于影响政治,不愿成为皇权任意凌虐之豚犬……

    在长安城里,皇权至尊无上,所有人都要在规则之内展开斗争,固然交锋激烈,但彼此皆有忌惮,略显平静。

    而在天下各处,斗争却逐渐呈现如火如荼之势,作为政治地位“长安之外天下最高”的洛阳城,这种斗争更是无处不在,而李泰的到来势必让斗争愈发激烈,不可遏止,直至掀起滔天巨浪。

    身为河南尹,裴怀节要保证自己的利益。

    也是洛阳本地世家门阀的利益……

    段宝元拿起茶壶往两人面前的茶杯当中斟茶,不以为然道:“魏王未必站在陛下一处,况且就算站在一处也无妨,说到底也不过是斗争而已……当年的太宗皇帝与关陇门阀斗了一辈子,现在的陛下更甚一步与天下门阀斗……就算斗胜了又能怎样呢?他们搞的那个什么科举考试看似扶持寒门子弟,可今日之寒门子弟骤然登上高位掌握权力,他日不也成为世家门阀?”

    王朝兴灭、皇权更迭,不变的是世家门阀永远掌握着最基本也是最大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