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615章 暗算

    姬青琊经过向苼这番调教,心眼已是成片成片地长了出来。

    他很快领悟话中意思,甚至十分赞同地点头:

    “姐姐说得对,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

    姐姐专心破解禁制,二长老就交给我。”

    说到这里,姬青琊想起那些曾经被二长老虐待致死的女仙,咬牙切齿:

    “我一定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向苼不做言语,直接伸手五指张开,而后猛然一攥。

    禁制牢笼在这一攥之下,瞬间收进,化作一件薄衣紧贴在二长老体表,而后抽出道道丝线钻入丹田,封住经脉。

    二长老失去对仙元的感应,一下子沦为凡人,惊惧交加,果断五体投地大声求饶:

    “殿下饶命!老夫一时糊涂,并未酿成大错……啊!!”

    姬青琊神色前所未有的狠厉,猛地抽出插入肩胛骨的长刀,带出一蓬淡金色的仙血,溅在脸上。

    “这一刀,是替那些女仙亡魂还给你的!”

    “啊!!”

    “这一刀,还是那些女仙。”

    “啊!!”

    “这一刀,是替石头姐。”

    “啊!”

    “这一刀,是替我自己!”

    惨叫声在山间回荡,消弭在重重禁制中。

    向苼布下一道隔音屏障,任由姬青琊自行发挥,自己则是走到峭壁前,心神落在层层交叠的禁制中。

    静立不多时,她双手掐诀,一连凝聚出八道禁制,打入峭壁。

    下一刻,峭壁禁制黑光大放,如雪遇火一般,开始大面积融化,化作团团符文滚

    动的黑水悬浮在半空。

    向苼目光平静地看着这一幕,耐心等待。

    待得符文融化速度放缓,凝聚出的黑水涨至人头般大小,她将手中早已捏好的印诀抛出,没入黑色水团。

    但见黑色水团表面华光一闪,而后一面面薄如蝉翼的禁制台阶,从中飞出,组成一道斜斜向上的阶梯,直至十丈高,符文融化停滞之处。

    向苼脚下轻点,犹若一片青叶飞起,轻轻落在最上一层台阶,盘膝坐下,看着眼前爬满峭壁的禁制纹路,眼中升起推衍之意。

    一月时间,转瞬即逝。

    二长老已被姬青琊折腾的奄奄一息,眼中无光,满是哀求。

    他竟不知,如姬青琊这般单纯之人,折磨起人来,手段竟是层出不穷。

    他受够了,只求速死。

    “石头姐都说了,你不配死。”

    姬青琊眉宇间的狠厉已经消失不见,面色如常,一如从前。

    他嘀咕一声,将二长老塞进自制的黑桶里盖上,转身抬头遥望云层那道隐约可见的背影,不禁咋舌。

    “这得有三百丈高了吧?石头姐可真快!”

    他一屁股坐下来,从怀里掏出黑玉珠,见里面还是没什么动静,幽幽叹了口气。

    三百丈之上。

    向苼手持玉简,拧着眉头不断刻画,在其身边,废弃的空白玉简,已然堆积如山。

    片刻之后,她手中玉简“咔嚓”一声,从中裂开。

    又失败了。

    向苼抬头看向距她不到百丈的山顶,疲惫地按了按眉心。

    这一

    个月来,她破禁上山,一刻也不曾停歇。

    一开始,峭壁上的禁制还处在入门阶段,只是运用复杂了些,她随手可破。

    于是一路摧枯拉朽,十天直升两百八十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