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二百八十章:构陷太子

    师正混入邯郸城,站于楼阁之下。望去进出楼阁的商旅和各个阶层的虫士是络绎不绝,门庭若市。女子站于楼阁的大门之前招呼着。它们都是风尘女子。正在它满脸踌躇之时,这些风尘女子迎上前,道:“公子哥,看上哪位姑娘了?”师正则是满脸通红,倒是羞涩了许多,道:“我只是来看看。”说完之后又不知道自己往何处去,看来它这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被两个风尘女子拉了进去。师正进入之后望向楼上,转身道:“就楼上吧,等会儿还有几个朋友要来。”说完之后便上了楼,进入一个雅间。

    午夜,况文走出联络一些赵国余烈,与师正汇聚于东阁之上,便叫几个风尘女子上楼为它们演奏,借此来掩虫耳目,开始它们的密谋。师正问道:“兄台,不知你们有多少兄弟?”一个壮汉回道:“三千有余。”况文言道:“在这里并不是多么的安全,久之必会暴露,你们一部分跟我上山,一部分留在邯郸暗中活动,联络一些兄弟,只要城中一有响应,我们立即起事,以邯郸为据点,举起反秦的大旗。”壮汉起身道:“好,我跟你们上山。”它们立即转移在山中活动。在城中也有它们的虫,暗自联络起事。在城中组建一支大军攻占郡守府衙,师正率领一支义军袭击秦军大营,火箭落下,营帐之中大火起,死者不计其数。自秦灭赵之后,这是秦最大的损失,调来周围郡县的兵力围剿,寡不敌众,兵败邯郸城下。师正、况文被捕。始皇帝下令,坑杀儒生三千有余。这次起义宣告失败。

    在始皇帝的晚年,在天际有彗星划落,坠落于东郡。大地震动,一声巨响,惊动周围的百姓,都围在一个巨大的陨石坑周围。在陨石坑之中有一块巨大的石头。郡守带兵驱散这里围观的百姓,上前看到陨石之上刻有字,令它惊目了,上面刻有,“祖龙死,天下分。”派来兵士将这巨大的陨石装载上车,运往秦都咸阳。始皇帝出宫看到陨石之上的几个大字,大怒,派官吏前去调查,最终无果。始皇帝下令杀掉居住在陨石周围所有的百姓。

    太子师曹爽入华阳宫叩拜道:“太子。”太子起身离开几案走上道:“先生请起。”太子师曹爽道:“太子,我是来向殿下辞行的。”太子言道:“先生这是要离我而去了。”曹爽道:“陛下焚百家之言,屠戮无辜之百姓。我也是一个儒生,这咸阳宫以无我容身之地,就此告辞了。”之后,太子师曹爽起身退出华阳宫,离开秦都咸阳。

    太子连夜闯宫,入章台宫面见始皇帝,跪下道:“父皇。”始皇帝的身体是大不如从前了,卧于榻上道:“皇儿,你来见朕何事?”太子起身道:“父皇,你焚书坑儒,杀百姓,实乃不智之举,儿臣不敢苟同。还请父皇以安民为重,停止修建宫室及其陵寝。”始皇帝怒而起身道:“歉儿,你知道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吗?朕是你的父皇,你敢对你的父皇这样说话。”太子道:“父皇是君,儿是臣。君王做错了事,臣应该劝君王改正自己的过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至道之纲。”始皇帝道:“父皇这样做还不是为了歉儿你,秦法能治乱,这个你懂吗?”太子道:“儿臣不懂,儿臣只知道如何爱民?如何礼贤下士?如何以仁德去治理这个国家?像赵主父一样。父皇,这些儿臣都懂,居安思危。”始皇帝起身怒道:“逆子,逆子,敢与朕顶嘴,你给我跪下。”太子呼道:“父皇。”始皇帝更是怒目而视,道:“这里没有父子,只有君臣,朕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朕要你跪下,跪下。”太子这才跪下,趴下。始皇帝拿起鞭子抽打着它的身子,道:“太子,你可知道你错在什么地方?”太子忍痛道:“儿臣没有做错,即使是父皇打死儿臣,儿臣还是这样说。”始皇帝有些心疼的道:“歉儿,你从小就失去母亲,你是朕的儿子。”太子反驳的道:“这里没有儿子,只有太子,我是太子,请称呼我为太子。”始皇帝道:“朕可以立你,也可以废了你。”太子道:“儿臣为太子二十多年,自知谦恭,有什么大的过错吗?”这句话倒是将始皇帝问住了,沉思了很久,之后道:“没有。”太子起身道:“按大秦律,太子没有大的过错,不可废太子,平繁的更立储君,则动摇大秦之根基。”始皇帝退后,坐于榻上,呆目的望向太子。太子道:“儿臣将话已讲完,若是父皇没有什么话要对儿臣说,儿臣告退。”太子退后几步,转身走出章台宫。始皇帝望向太子走出的身影,道:“歉儿,朕知道你忠厚纯良,你为什么要跟父皇处处作对呢?你是朕的儿子,为何不顺着朕呢?朕已是没有多少年了。”

    其实,始皇帝在晚年的时候是很孤独的,百病缠身。晚年的始皇帝入太上宫练仙丹,希望自己长生不老。

    良畜看到眼前的始皇帝是一天一天的老去,若是始皇帝有一天驾崩了,太子一旦登基继承皇帝大位,那么它目前的地位就不保了,是应该想想自己的身后计了。始皇帝和往常一样,坐于章台宫批阅奏章,也许是因为体力不支,趴在几案之上睡着了。良畜走上叫醒始皇帝道:“陛下,陛下。”始皇帝这才抬起头来,望向站于一旁的良畜道:“良畜,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良畜回道:“陛下,现在已是午夜刚过了。”始皇帝这才叹息岁月不饶虫啊!道:“朕是老了。”良畜献上丹药道:“这是真虫法师刚刚炼就的长生丹,陛下服下它吧。”始皇帝服下丹药之后,由良畜服侍始皇帝睡下,之后走出章台宫。

    良畜向相国府奔去,入相国府拜见秦相李克,叩首行礼道:“相国。”秦相李克抬眼望去道:“中车府令,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说吧,你深夜来见我何事?”良畜阴冷的注视着秦相李克,道:“相国,听说太子对你有成见啊!太子外有王稷大将军,内有上卿王平,它们都是太子的亲信,若是有一天陛下驾西,太子继承皇帝大位,相国可就堪忧咯。”秦相李克早已想到这些,一直是藏在心里,一直没有说出来。秦相李克做事谨慎小心,暗中观察谁先跳出来。如今的中车府令已是坐不住了,皮笑肉不笑的道:“中车府令深夜来见我是为了你自己吧。”良畜很是疑惑的道:“相国此话怎讲?”秦相李克道:“太子是对我有成见,顶多就是罢相,回归故里,而你呢?我实在是不知道太子如何处理你了?”良畜强忍言笑道:“相国,你我可是同一根绳索上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秦相李克道:“我这里有一封书信,书信之上的字迹是太子的字迹,太子谋反就差这个证据了。”而后将太子的书信递于良畜。良畜看了之后,道:“相国,高啊!这封书信可是天衣无缝。”秦相李克道:“接下来就看中车府令你啦。”良畜道:“相国,请放心,杂家早在太子府安排自己的亲信。”随后又道:“公子喜是陛下的小儿子,陛下很是宠爱它,事成之后立喜为太子。”公子喜年幼,便于掌控,秦相李克立即同意下来。

    次日,始皇帝在太上宫静修,与术士待在一起询问长生不老之术。真虫法师盘坐于丹炉之前,道:“陛下需闭关修炼数月,按时服下贫道为陛下炼的长生不老丹,便可长生不老,百年之后可位列仙班,赐号纯阳子。”始皇帝道:“朕闭关期间还需要法师指点一二。”真虫法师道:“贫道愿为陛下护法。”

    中车府令良畜闯进太上宫,好像很是着急的样子,急道:“陛下,陛下。”始皇帝走上道:“良畜,发生什么事情了?”中车府令良畜望向站于始皇帝两边的术士。始皇帝屏退左右的术士,之后道:“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中车府令良畜急道:“太子要谋反。”始皇帝有些疑惑的道:“你说歉儿要谋反。”中车府令良畜道:“这有奴才截获太子通往边关的书信。”随后将书信呈上。始皇帝看着书信之上的字迹,这字迹确实是太子的字迹,上面有一段是这样写道:“时局有变,望将军早做准备。”始皇帝顿时大怒,道:“逆子,逆子,这皇位迟早是它的,它就有这么的等不及了吗?”中车府令良畜道:“太子好强,奴才派出侍卫抓到太子府的参军孟屿,查获大量的兵器。”而后拿出一支箭羽,箭杆之上刻有太子府印。始皇帝呆坐下来,道:“太子是朕的儿子,它为何要谋反?”良畜道:“陛下,它做了二十多年的太子,将军王稷与上卿王平都是它的亲信。王稷将军麾下有百万大军,这些都是精兵悍将。若是王稷将军领兵回咸阳兵谏,即使陛下不退位也由不得你了。”始皇帝惊起,有冷汗直冒,道:“王稷将军、上卿王平赐死。太子软禁,不许它出太子府半步。”中车府令良畜道:“奴才这就下去办。”随后退出。

    太子被软禁,上卿王平在府中服毒自尽。使官骑着快马奔出秦都咸阳,向北边的长城奔去。入将军府,道:“王大将军。”大将军王稷道:“陛下有什么旨意?你就宣吧。”上使打开皇帝诏书道:“将军王稷赐死。”大将军王稷起身走上,上使盯着王稷将军的那双眼睛,有些后怕了,道:“你想干什么?”大将军王稷拔出腰间的长剑,上使被逼退,汗珠儿从额头之上滑落,有些认怂了,跪下呼道:“大将军。”王稷大将军仰天大笑,抛起身后的披风,转身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将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之上,抹了脖子,倒地,鲜血从脖子之间渗出。

    几天之后,太子被废,始皇帝坐于大殿之上道:“废太子谋反,诸卿觉得如何处理?”秦相李克站出道:“按大秦律,赐死。”始皇帝果断的道:“赐死。”

    秦相李克端着御酒入废太子府,此时的太子已是两眼深邃,其眼角还有泪,更是颓废了。望向秦相李克道:“相国,是不是我的死期已经到了。”秦相李克抬眼道:“太子。”此时的太子已是心如死灰了,道:“我知道了,将它放下吧。”秦相李克将始皇帝赐下的御酒放于太子身前的几案之上,随后退出。太子将酒倒于酒爵之中,一口饮下,捧腹倒下,血从口中流出,此时的废太子已是没了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