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一百六十章

    六年前的那次生产,疼痛中的我眼睁睁看着风,魅,傲天,进来一个晕倒一个,最后我的五大美男只有子棋和魑强撑着陪我生产,魑是神医,要时刻注意我的身体,不能倒下,子棋据他说是因为太紧张了,紧张超过极限,反而没晕倒,其实他也好想晕倒的。

    痛定思痛,这伙每晚在床上勇猛无比,说尽甜言蜜语,到了关键时刻一个比一个无能的男人,甭想我再为他们生小孩。

    本来计划生五个,一人一个,经过这次磨难之后,我决定响应祖国的号召,计划生育,只生一胎,所以到现在为止,只有苏苏一个女儿。

    孩子刚生出来时,一声嘹亮的哭声,把晕倒的三个男人哭醒,加上没晕的两个男人,五个人抢着抱这个白嫩嫩胖乎乎的小肉团,关于争名战也正式拉开序幕。

    风说:“本王是夫君,而且楚姓是风云王朝的国姓,尊贵无比,女儿理应姓楚。”

    傲天抢过话说:“论尊贵,朕是一国之君,比你楚风扬更尊贵,只要女儿姓蓝,朕可以把水蓝国的江山交给她。”

    子棋一听便怯怯的说:“你们俩在姐姐生产时都晕倒了,还好意思争?是我看着宝宝出生的,宝宝应该跟我姓萧。”

    “闭嘴啦你!”四人一起吼,一嘴难敌四嘴,子棋只好乖乖闭嘴。

    “我照顾小诺生产,女儿理应跟我姓。”

    “你知道自己姓什么吗?”

    “对哦,没关系,我叫魑,就姓魑吧!”魑妩媚一笑,摸了摸宝宝的小脸蛋,小宝宝看到绝色美男祸国殃民的笑容,歪歪脖子,咧嘴一笑,笑得五个大男人都傻了。

    “女儿笑了女儿笑了!我就说嘛,她一定是想跟我姓!”魑欣喜若狂。

    “放屁!”风抢过女儿,疼爱的吻了吻她肉乎乎的脸蛋,小家伙笑得更欢畅,“看到没有?她笑得好开心!她一定是想姓楚!”

    “胡说!”蓝傲天叫着便去抢风怀里的小家伙。

    “给我给我!”

    “不行!”

    四人抢成一团,魅在我床边坐下,轻轻握住我的手深情的吻了吻,又伸手帮我理了理额前凌乱的长发,心疼的低语:“小诺辛苦了!”

    “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看女儿,你不喜欢吗?”

    “怎么会不喜欢呢?她可是小诺的女儿,很漂亮,像小诺一样漂亮。”魅温柔的笑着,吻了吻我的额头,眼里满是心疼爱怜。

    “柔儿,你说,女儿到底跟谁姓?”风抢不过蓝傲天,怒气冲冲的奔到床前问我。

    “对啊,小诺,你说宝宝跟谁姓?”

    无论跟谁姓,另外四个人肯定有意见。

    我从傲天怀里接过女儿,她很沉,像颗小肉蛋似的,感觉有七八斤重,肉呼呼的,很可爱,头发还没长出,又白又嫩的皮肤,黑亮亮的眼珠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停的转来转去,小嘴儿不亦乐乎的咬着手指,不时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我疼爱的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蛋,看着这上苍赐给我的宝贝,开心激动感恩的眼泪大颗落下,心中涌起一股奇异的温柔感觉,心被这可爱的小家伙占满,温柔四溢,或许,这就是初为母亲的感觉吧?

    “她姓苏,单名一个苏。”

    “苏苏?”

    “对,苏苏!第一个苏感谢我在这个时空的家人,第二个苏纪念另一个时空,永不能相见的家人。”

    我抱紧怀里的女儿,温柔的蹭了蹭她的脸,小家伙手舞足蹈,咯吱咯吱的笑起来,黑亮亮的眼睛像黑宝石般闪闪发光。

    “苏苏,苏苏,”听到我温柔的叫唤,小家伙笑得更欢,看来很喜欢这个名字,我爱怜的看着怀里的小家伙,轻柔的擦去她唇边溢出的口水,低声呢喃,“苏苏,苏苏,妈妈以后就叫你苏苏了,好不好?”

    小家伙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咯咯笑着。

    一到冬天,我们就到南城的百花园居住,到了夏天,就到水蓝国的避暑山庄或者桀王府,过年呢,有时回爹爹家,有时去水蓝国的皇宫,现在是夏天,我们一家子正在水蓝国的避暑山庄,太后和蓝御天时不时的来串门,他们都很喜欢苏苏,苏苏也很喜欢他们,更喜欢的是蓝御天那两个俊美异常的皇子。

    “妈妈,昨天太子哥哥要我长大以后做他的皇后。”苏苏从子棋怀里探出头来说。

    苏苏嘴里的太子哥哥是蓝御天的大皇子,十四岁,长相集合了蓝御天和柳妃的所有优点,美男中的美男!小小年纪就已经有颠倒众生的潜质。

    “那你答应他没?”

    “切,我怎么会答应做他的皇后?做他皇后那我不是只有他一个夫君,还要跟那么多女人抢老公,多没劲啊!”苏苏高傲的抬起小小的头,得意的说,“我把长命锁送给他了,要他以后做我的夫妾,他答应了。”

    我差点从软榻上掉下去,又一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多情种子?

    “还有啊,明轩哥哥也答应长大后做我夫妾。”

    明轩是蓝御天的二皇子,比苏苏大两岁。

    会不会****啊?我真不知道当初贡献精子的是哪个?苏苏有五分之一的几率搞****,也不是很大啦!反正古代故表亲都可以结婚的。

    “对了,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去舅舅家啊?我好想凌哥哥哦,上次我问他要不要做我夫妾,他还没回答我呢。”楚凌是楚凌是太子和昭阳郡主的皇子,比苏苏长一岁,不过,现在这俩人应该叫皇上和皇后了。

    见我还没晕,苏苏又奶声奶气的问子棋:“棋爸爸,琴姑姑什么时候来啊?”

    “苏苏想琴姑姑了吗?”子棋温柔的问。